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基督徒家园

上帝爱世人,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,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大男孩。也是一个为信仰而奋斗的一名战士。愿意和别人交流。开扩视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芬尼小传  

2009-05-15 11:01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芬尼,这位基督教界的奇才,二十九岁时仍对福音毫无认识,圣经词汇一窍不通,却在三年内被神改变,兴起为复兴的器皿。由他带起的大复兴,十年间直接、间接影响了二百万左右的人归主,真是神奇妙的大作为。

    芬尼(Finney·Charles),于一七九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生于康乃狄克州,父母都不信教,邻居中很少有敬虔的人,他们中间极缺乏福音明白的传讲。约二十岁时,他一边执教于新泽西州,一边学了拉丁文、希腊文和希伯来文。一九一八年在亚当斯一家法律事务所作见习律师。在研究法律纲要之时,他发现作者时时引用圣经,特别是摩西的法典被据为许多普遍法律原则的权威。他的好奇心由此而发,生平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圣经,先是作查阅之用,后来对圣经发生了新的兴趣,花时间阅读和默想,却又不理解其中的大部分。他有时亦去邻近的礼拜堂走走,听听每周一次的祷告会,但又发现,他们不断的祷告并没有得着圣经所记载的应许,事实与圣经的教训毫不相合,这种矛盾是个可悲的绊脚石,芬尼的脑海中升起了疑问的迷雾。他也去听牧师讲道,但对习惯于紧密和逻辑化推理的芬尼来说,牧师所用的许多名词定义是混淆的,使他困惑胜于得益。

    读圣经、赴祈祷会、听牧师讲道,不时和他们谈论,反而使他十分浮躁不安。他确信自己一旦死了,必不能进天堂。他觉得在宗教里必定有些非常紧要的东西,假若灵魂是不灭的,他的内心就需要一个大改变,作享受天堂快乐的预备。他继续读经,就发觉他们的祷告不得应允的原因,他们没有符合神所启示的条件,他们不用信心祷告,并不盼望神赐给他们所祈求的。再经过二、三年的挣扎,圣经真是神的话已经在他心里坚定牢靠了。

一、森林中的祭坛

    一八二一年的秋天,芬尼决心确定有关灵魂的问题,他盼望与神和好。他尽量将公事安排好,以便有更多的时间来读经和祷告,这种热心让人感觉他是个饥渴慕义的人,事实上他只是默祷,且塞住门上的钥匙孔,恐怕有人发现;读经时将圣经和法律书一同摆放在桌子上,一旦有人在他读经时进来,他会迅速用别的书盖住。他也不与教会里的任何人交通此事,一方面是因着骄傲,不愿意别人知道他内心的实际;另一方面则是怕他们给他错误的指示。两天后,他决志的信心愈来愈坚定。在早上赴办公室的路上,圣灵在他的内心中提醒他:

    "你还在等什么?你不是已应许要将你的心献给神吗?"

    "你还想作什么?你想完成你自己的义吗?"

    正在这时,福音救恩的整个真理,非常奇妙地向他开启,使他清楚地看见基督赎罪的真实和丰满。福音的救法好象是给他的一件东西,叫他接受;这件东西是完美全备的,他的本份就在于放下罪恶,而接受基督。

    "你是否愿意接受他,就在今天?"

    芬尼用他的心回答说:"是的,我今天就要接受,至死不辞。"

    于是,他走向镇北山后的树林,想要远离人的耳目,单独地向神倾心吐意。在他的自传里曾经这样写着:

    "我的骄傲仍旧彰显。当我跨过小山时,我忽然想起,或者有人会看见我,猜测我是去祷告的。当然这件事是十分不可能的,就是有个人看见,也不至于这样猜想。可是我的骄傲非常大,我是这样的怕人,甚至紧贴着篱笆而行,直到无人能看见我……当我转入树林时,我记得如何自言自语:'我的心要归于神,否则永不下来'"。

    "然而,当我开始祈祷的时候,竟然发觉我的心根本不能祷告。我早先以为只要能放声而不被人听见,我就会自由地祷告。可是,哀哉,我来试验时,竟哑口无言,我没有话向神说,就是说几句,也是有口无心。我好象听见树叶沙沙作声,停下来抬头看看,是否有人。这样有好几次。"

    最后芬尼快要绝望了。他觉得他的心向着神是死的,且不要祷告,根本无法履行对神的许诺。

    "正当那时,我又听见有人走近,于是睁眼观看。立刻有启示临到我,我清晰地看见我内心的骄傲是个大拦阻。我深深感觉自己可恶,竟然以被人看见自己跪在神面前为羞耻。于是我大声呼喊,即便全球的人和阴间的鬼都围绕着我,我死也不离开此地。我说:'怎么,象我这样一个堕落的罪人,双膝跪在伟大而圣洁的神面前,承认自己的罪孽,岂可羞于被同作罪人的世人发觉,在膝盖上企图与所得罪的神寻求和睦!'这个罪恶显得无限的可恶,使我在主面前肠断心碎。就在这时,有一段圣经充满着亮光照入我的心房:'你们要呼求我,祷告我,我就应允你们。你们寻求我,若专心寻求我,就必寻见'(耶29:12-13)。我立刻全心抓住这个……我呼喊神说:'主啊,我照着你的话接受你。你知道我现在的确专心寻求你,而且祷告你,你应许也必定应允我。'这样我就实践了所立的誓。"

    接着,神向他启开了许多应许,特别是主耶稣所说的教导,他一一接纳这些宝贵的真理,他如同一个沉溺的罪人紧握住得救的指望。他继续祷告,直至他的心灵和思想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    当他从枝叶中爬出来时,所有罪的感觉都离他而去,对神的思念成了他甜美的享受,深邃的安宁完全占有了他。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意愿:"我要传扬福音"。

二、点燃福音之火

    芬尼归正前,牧师曾评论他说:芬尼对宗教的事有非常的领悟力,但是个死硬派。他对芬尼非常失望,认为只要芬尼留在亚当斯城,教会里的年轻人就不会悔改。亦有一位先生对他太太说:"如果你们基督徒能使芬尼归正,我就信基督教。"但是,神以他的奇妙之爱征服了芬尼,圣灵大大地浇灌他,这是他从未听过、从未想过、更没有企盼过的事。神的爱如波涛在他的心中漫过,他的生命之杯流露着祝福与爱。他在任何时刻,对任何人都不能不宣讲这个因信称义的经历。

    W律师是芬尼与之谈及得救问题的第一个人,当时他看着芬尼,面露惊讶。他低下头,在办公室站了几分钟,就走开了。后来得知芬尼的提醒如同利剑扎他的心,直到他悔改得救。

    当芬尼告诉B执事他事奉基督的决心、要他另请高明处理他的法律诉讼时,B执事心中受感,立刻将诉讼与对方私下了结。后来专心于祷告,灵程进到他前所未有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天晚上,芬尼去探望一位朋友,他家住着一个青年,是专门造酒的,当时他们正坐着饮茶,就邀芬尼同茗。他们要求他祝祷,这种场合芬尼从未领过祷告,但他毫不犹豫地立刻执行。开始不久,在座两位青年(另一位为主妇的妹妹)的光景显在芬尼的脑海里,使他感慨不已,热泪横流,甚至无法继续祷告。一刻的工夫,围着桌子的人都寂静无声,接着那位青年站起来匆促离开。他逃回自己房间,关上门,直到次晨,他出来向众人宣布自己因着信在基督得到了荣耀的盼望。他以后多年作福音的使者。

    一日之内,全镇议论纷纷,芬尼的得救使他们惊奇不已。晚间,居民们不约而同地走向平常聚集祷告的地方,牧师和镇上一些重要人物都在那里,房内已经满座,却无人起来宣告开会。芬尼就主动地站起来,见证现在他知道得救是神所赐的,并报告了一些在他经历中的重要部分。主赐给他的话,在众人身上有奇妙的力量,接着牧师站起来公开认罪。他承认自己拦阻了教会的复兴,打消教会为芬尼代祷的提议;当他听到芬尼得救的消息,就迅速地说,他不相信这是真的。说毕,请芬尼领祷,芬尼照办,在祷告中芬尼得到很大的释放和启迪,这是一个很美的聚会,以后每天晚上都进行。

    在教会里,芬尼原是一群年轻人的领袖,因此,他宣布青年聚会,他们亦全体参加。芬尼划出全部时间,为着他们的得救付上代价,主也非常奇妙地祝福他的事奉。很快地,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悔改得救(除了一位离开之外)。

    芬尼不再有野心去做法律诉讼工作,也无意要赚很多钱,他不再渴慕世上的名利地位,他整个心向着主耶稣和他的救恩,他觉得任何工作都不如向将亡的世界高举基督那样甘甜崇高。他积极地与每一位见面的人谈道,并深信神的灵会在他们心中动工。

三、为复兴祷告

    芬尼有早起独自在会所祷告的习惯,这引起许多弟兄们的兴趣,他们早晨一同聚集祷告。在与年轻人第二次聚会时,芬尼提议大家应该有一个固定而隐密的祷告时间,在每天的早晨、中午和黄昏,特别为神复兴的工作祷告。祷告的灵立刻奇妙地临到这群初信的年轻人。不久他们就开始松驰,因此芬尼就早早起身,往各家去喊醒他们。许多时候芬尼绕了几个圈子,叫那些比较能参加的弟兄们,即使在众人冷淡的时候,他们也有很宝贵的祷告。然而赴会的人越勉强,越使芬尼受试炼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芬尼并未灰心,他时常花好多时间在祷告上,有时真是名副其实的"不住的祷告",他觉得这是十分有益的,而且也时时禁食祷告。在那些日子,芬尼单独与神亲近,有时入树林,有时赴会所,总设法独在一处。

    芬尼认为,作为一个基要派的信徒,如果他曾悔改相信基督,就必须接受圣灵的膏抹,大有能力地在讲台和社会中拯救灵魂,这是成功的事奉所不可或缺的。至于洗礼,本身是一个神圣的洁净,膏抹在他们身上的神圣光明。以信心、爱心、平安和能力来充满他们。芬尼常常惊讶和痛苦,因为在这些日子里很少人依赖这个资格,来向这个有罪的世界传扬基督。缺少圣灵直接的教导,人将无法在传扬福音上,有任何的进展。

    关于他自己,他说:"除非我有祷告的灵,我就不能作什么。即便一天,甚至一时我失落了恩惠和恳求的灵,我就发觉自己讲道毫无能力和功效,也不能藉着谈话引人归主。"

四、忠心事主

    经过教会多次的考核,芬尼获得讲道资格。最初他在一所书院开讲,当地百姓兴致很高,涌来听他讲道。他们称赞他的讲道,但是在大众的心里,仍然没有普遍悔改的觉悟。对于这种情形,芬尼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有一个晚上,芬尼在讲道结束前,直率地告诉会众:他来这里的目的,是盼望他们得救。他知道他们很恭维他的讲道,可是,他来此并非讨他们的喜悦,乃是带领他们悔改。除非他们预备接受福音,否则他不能再浪费时间。芬尼对他们说:"你们承认我所传的乃是福音,你们也说你们是信道的,现在你们肯接受吗?你们有意接受,或定意拒绝?你们必须仔细思量。要否,均请明白告诉我,使我可以向左,或向右。"芬尼看出他们已经明白他的意思后,继续说道:"现在我必须知道你们的意念。凡决意作基督徒的,愿意立刻与神和好的,请站起来。但是,相反的,凡立志不作基督徒的,且愿意给我知道,更是给基督知道的,请仍坐着。"

    结果他们面面相觑,呆坐不动。芬尼继续向他们挑战,他们就面露怒容,朝门外走了。最后只剩下一位执事,他跑上来拉着芬尼的手,笑咪咪地说:"芬尼弟兄,你击中要害了。可以放心,他们绝不能安息,若无其事。弟兄们都灰心丧胆,可是我不。我相信你作得得当,不久我们就要看见效果。"于是二人约定,明日整天禁食祷告,上午分别举行,下午合在一起。主给他们极大的释放,而且得到得胜的应许。

    当晚,百姓把会场挤得满满,神的灵大有能力地临到芬尼,使他的话如同连珠炮弹射击他们。神的话经过他临到会众,犹如用火和锤粉碎顽石,又如利剑刺入剖开魂和灵。芬尼看明全堂已经感悟极深。许多人甚至抬不起头来……

    那天晚上,有一位宣教士的姐妹,陷入极端的痛苦之中。她在教会中多年,而且很有地位。经过十六个小时的哑口状态之后,她口开舌展,有新歌赐给了她。她从泥泞深坑被拉上来,得以足登磐石。她说她以前欺骗了大家,八年之久作教友,却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这位真神,她说那天神的圣洁犹如大浪袭卷她,一时毁灭了她所寄托着的盼望,许多人因她产生深刻的省察。

    另有一位狄先生,在镇上开设一间下流的酒馆,那里是反抗复兴运动的大本营。他自己是最不虔无礼的人,他在街道上谩骂复兴,无论何时遇到基督徒,就使劲地咒诅诽谤,这使大家痛苦不已。他的名字很快被列入祷告名单。

    不几日,这位声名狼藉的狄先生来到聚会当中。会众都很怕他,甚至有些人起来溜走。芬尼就集中视线在他脸上,很快他就有了把握:狄先生正在苦胆之中,他并非是来捣乱。过了不久,狄先生站起来,用发抖的声音问芬尼说:能否让他说几句话。接着,他就开始一个心腑俱裂的认罪,是芬尼一生难得听到的。他的认罪包括如何对抗神,如何对付基督徒,如何反抗复兴,并如何反对一切良善。后来,狄先生公开承认了主,取消酒吧所有的不虔和狂饮,他的酒吧成了祷告会的场所。

五、广传福音

    在罗城的复兴中,神显出公义的威严来,有个极力破坏复兴工作的人遭致神的愤怒。工作正在进展之际,几乎全镇的人都被吸引。在二十天内,悔改得救的人有五百之多,镇和四乡充满了属灵的空气,没有人走进镇内不恐惧战兢,感觉神在那里。

    离此镇不远,有个棉织厂,芬尼受邀前去讲道。神的话在百姓身上发生极大作用,在那些青年厂工中尤为突出。次日,芬尼赴工厂参观,察觉纺织工人情绪动摇。芬尼发现有二个女工在看着他,互相窃谈,纵然嘻笑,显示不安。当芬尼走近时,她们愈加紧张,无法继续工作。芬尼严肃地注视着她,她完全软化,坐在地上流泪不止。这种感觉很快漫过全室,遍布全厂。结果厂主对总管说:"停工!让工人听道,因为灵魂得救比这个工厂开动紧要得多。"复兴的能力超乎寻常,未及数日工人几乎全部得救。

    一八零三年,芬尼来到罗蔡斯德。在蒙恩的人中,不能不提裴君,他是当地的名人,经售书藉文具。某晨,他来芬尼的房间说:"芬尼先生,此地发生极大的宗教运动,但我是个怀疑派,可否请你证明圣经是真的。"芬尼立即识别出他的动机,就问他说:

    "你相信神的存在吗?"

    他说:"哦,我当然相信,我并非无神派。"

    "那么,你相信象你这样对待神是合理的吗?你是否尊重他的权柄?你是否敬爱他?你曾否极力讨他喜悦?你岂不承认,你应该敬爱他,敬拜他,而且照着你所有的最高亮光顺服他?"

    他回答说:"是的,我全都承认。"

    于是芬尼问道:"可是你都作了没有?"

    他说:"当然没有,我不能说有。"

    芬尼回复说:"既是这样,我何用给你更多的指示和更高的亮光?你根本没有尽你的本分,并顺服你已有的亮光。假如你决意活出所信,依照你所有最好的亮光顺服神,假如你立志忏悔你过去的疏忽,此后余生按照你所晓得的竭力讨神喜悦,我就证明给你看,圣经从神而来。在你决定之前我何必告诉你!"

    他答道:"我觉得这很公道。"于是离去。

    次晨,他又来到芬尼房间,一进门就拍手说:"芬尼先生,神行了一件神迹!我离开你房间后,就下到店铺,一路思念你所说的话。我决意悔改我以往的错误,今后跟随我所有最高的亮光而活。心意一定,马上情感冲动,不能自抑……

    从那时起裴君成了一个热心祷告的基督徒。

    这个大复兴大大影响了该城的道德局面。这是个新兴之城,事业发达,罪恶众多;城内居民的知识非常高,而且富有进取。当复兴扫荡之时,最有势力的人,不论男女大部分悔改得救。城内秩序之好,道德之高,足以惊人。这被以后的法官所证实。

    那时罗城的工作开展广大,引起纽约全州、新英格兰,甚至美国许多地方的注意。这种名声在圣灵的手中变成有力的工具,使全国各地发生有史以来最大的工作,使世界在极短时间内发生的最大复兴。

六、进入安息

    将近十年的布道工作,芬尼难得有数日或数周的休息,因此身体感到非常疲倦。有些热心的弟兄从纽约市写信给芬尼,建议在城内顶不虔诚之区租用一所戏院作教会之用。经过祷告考虑之后,芬尼决定答应这个呼召。

    他们每周举行一二次问道聚会,有时二次以上,发现每周都有相当数目的人悔改得救。教会充满了祈祷和工作的人员,对于领人归主也很有训练。当有特别聚会时,就把通知印好,由教会的弟兄姊妹逐家分发,这样分发通知,加上口头邀请,就会在任何晚上将会所坐满。

    芬尼指示弟兄姊妹分散坐在人群中间,眼睛睁开,注意何人在讲道时深受感动,如是能行,就在会后与他谈话和祷告。这样使许多人得蒙拯救。

    至一八三四年正月,芬尼为着健康的缘故,必须出洋远游。将近六个月后,芬尼在回家的航程中,心中甚是关怀复兴的事,深怕复兴会渐渐消逝。想到自己的残躯几近不支,又不知有何人可以作这工作。这些想法使他大受搅扰,他的魂经历极大的痛苦。他差不多整天在房内祷告,或在甲板上徘徊。他恳求神继续他自己的工作,为自己预备需用的器皿。神应许他要推广复兴工作,而且神也要用他促进此事。多年来,芬尼见到当日与神摔跤的结果。

    一八四三年冬季,神给芬尼一个彻底的更新。那时芬尼的心特别关念到个人圣洁的问题,也注意到教会的光景如何在神面前缺少能力,在社会中间缺乏见证。芬尼的心十分沉重,祷告非常恳切,时常从四时一直祷告到打钟吃早饭,即八时而止。白天芬尼竭力抽出时间来查考圣经,主再一次带领他从创世记读到启示录,神指示他事情的连贯、应许、警告、预言和应验如何串通,圣经对于他是光焰炽炽,充满了神的生命。这样的祈祷达数月之久,芬尼要把自己更深地奉献给神,超过他已往所见所为。但是为着奉献他的妻子,顺服神的旨意,竟然发生剧烈挣扎。芬尼的妻子身体非常软弱,看来不久人世,芬尼数小时跪在神面前,预备将她无限制地交给神,可是他发现自己不能这样作。经过数分钟的沮丧和苦毒后,芬尼能更深地依靠神那永远可称颂全备的旨意。

    从此芬尼对于奉献的意义有了更深的看见。他将一切交托神旨,不论教会的利益,工作的进展,罪人的悔改,甚至自己的得救或沉沦,都听凭主旨。芬尼觉得有一种圣洁的胆量,告诉神可以随意待他,因为他必定不会作任何非至善至美的事。他不再依靠过去的经验,只是深沉地、完全地安息在神的旨意里。这样,芬尼经历到属灵的自由和轻快。他以神为乐,信心坚定,爱心满溢。

    芬尼旅世的最后一日,是个恬静的主日。在他晚年,他的生命和品格饱满丰裕。他的公开活动虽然大大减少,但是他那安祥的生活却给人群带来祝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