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基督徒家园

上帝爱世人,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,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大男孩。也是一个为信仰而奋斗的一名战士。愿意和别人交流。开扩视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慕 迪 传  

2009-05-15 11:04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慕 迪 传

 

“有一天,你会在报纸上读到一段新闻说,北田(Northfield)的慕迪死了。你绝对不可相信这个消息。因为那时,我要比现在更加活跃。我不过是高升而已,脱离了这陈旧的泥屋,迁入一个不朽的大厦,穿上了一个死不能摸,罪不能污的身体;这身体与祂荣耀的身体相似。按照肉身说。我生于一八三七年。按照圣经说,我却在一八五六年才重生。那从肉身生的,必要死去。但那从灵生的必永远活着。”以上乃是慕迪(D.L.Moody)自己的话,可以作为他最简洁的自传。

 

神在祂的圣所作孤儿的父(诗68∶5)

 

在美国麻州(Massachuetts)近北田的森林间,有一个守寡的妇人借着祷告和操作,培植她九棵幼嫩的青橄榄树。他们的父亲,在工作中突然感觉肋旁疼痛,勉强回家,走近床边,跪下死去,未遗半点赡养费用。乡邻都劝她送掉几个孩子。某晚当孩子们睡熟后,她祷告,低泣拿起圣经,俯首啼哭许久,然后擦干眼泪,随便打开圣经。摆在面前的,乃是耶利米书四十九章十一节:“你撇下孤儿,我必保全他们的命;你的寡妇可以倚靠我。”她就哭泣着说,“哦,神,我知道,是你把这些孩子给我的,若我尽我作母亲的责任,你必作他们的父亲。”

 

若有人在基督里,他就是新造的人(林后5∶17)

 

慕迪生于一八三七年二月五日,在弟兄中间,排行第六。他父亲离世之时,他才四岁,但他一生忘不了那次震骇。他从小生活十分艰难,幼年就须出外工作,帮助家庭负担。十七岁离别家乡,往波士顿(Boston)寻找工作。那时他是个瘦长的乡下男孩,说话口吃,心灵昏暗。

 

他在舅父的鞋店工作。条件是他必须住在指定的地方,晚上不准逛街,避免娱乐场所,且按时赴聚会所。据说,他在聚会所里,拣选楼上最隐蔽的座位,因着一周工作的疲劳,时常呼呼酣睡。他也参加主日学。在教师金苞(Edward Kimball)领导之下,教师送给他一本圣经,告诉他功课在约翰福音里。他遍找旧约,也找不到约翰福音。全班彼此以肘轻触,藐视嗤笑他。教师看出他的窘困,代他找出约翰福音。他以后承认说,“我把手指夹在那里,始终不敢移动,惟恐以后无法找到。”

 

教师金苞感觉有主的负担在身上,于是在一八五六年四月二十一日的早晨,往鞋店,要同慕迪谈谈灵魂的问题。慕迪在后房包鞋。教师按手在他肩上,告诉他关乎基督的爱和祂的牺牲。末了又追问说,“你是个基督徒么?”这个问题深入了少年人的心。顷刻间他记起他的母亲,和母亲的祷告。他也想起儿童时期所听的道,不能忘记他的舅父等所给他的训诲。天上的荣光照入了他的心。他们两人跪在皮革屑堆里,少年的慕迪将他的心归给基督。而流泪的教师在旁频频发出感谢神的声音。以后他见证说,“在我得救的早晨,我走到室外立刻与万物恋爱。我爱光照大地的太阳。飞鸟唧唧歌唱,我又与飞鸟相恋。万物都焕然变新。”

 

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(太6∶24)

 

不久,慕迪往芝加哥城(Chicago)工作。他立志要做一个成功的商人。他定意要赚十万美金,但他并未牺牲他服事主的热诚。他抵芝加哥城的第一晚,就参加祈祷聚会。他不只自己每主日都去聚会,也实在带领别人同往。隔了不多时候,他开始教主日学。最初主日学主任告诉他,教员已人满为患,十二个教员教十六个学生。若他带自己的学生来,当然是欢迎的。第二个主日他就往街上去找来十八个衣衫褴褛、满身龌龊的无赖少年。他差不多每天都忙于劝导人,同他一齐去赴聚会或是主日学。他也学习在公众聚会中做见证。某次有人批评他说,“你的文法错误百出。”劝他不可公开见证,他却答复说,“我晓得我有错误,只是我尽我所能。朋友,你既然精通文法,你为主做了什么呢?”

 

现在年轻的慕迪,已是一个皮鞋推销员。他可以称作血肉炸弹。虽然年纪不过二十三岁,每年已可赚到五千美金,在当时确已难得。他连连升级,似乎保证他的美梦必可应验。可是另有一种热诚抓住了他。他已尝到领人归主的喜乐。知道这个比赚钱更甜美。他多方寻找事奉主的机会,同时也不忽略他的买卖。他切望能用更多时间来服事主,但为着顾到他的买卖,只能延长他的工作钟点。他看出或者应该放弃买卖,不然总在事奉上有限制。可是放弃买卖,并非容易。他自己承认说,“我一生最困难的事,就是放弃职业。”他怎样决定放弃职业,还是让他自己来说。

 

“自我第一天在波士顿一间鞋铺里,遇见耶稣基督后,我从未失去祂的荣形。只是多年来我都相信,我不能为主工作。同时也没有人要我做什么。我到芝加哥后,先在一所聚会所里租四排椅,时常往街上去寻找少年人来坐满这些椅位。我从未向他们关口,问起他们的灵魂问题:我以为这是长老们的工作。此后我开始创办一个主日学校。我以为数目是所有的问题,因此我拚命凑数。学生人数低于一千,我就局促不定;到达一千二百或五百,我就兴高采烈。然而没有人得救,也没有收获。

 

“于是神开启了我的眼睛。学校里有一班年轻的姑娘,是我生平所遇到顶轻浮的女孩,决无例外。某个主日,教员生病,由我代课。她们当面取笑我,我差不多想打开门,吩咐她们出去,不许她们再来。

 

“就在那个礼拜内,那位教员到我工作的店里来。他脸色青白,看来病势沉重。我问他有何疾病,他答说,“我的肺部重新出血,医生劝我易地休养,所以我准备离开密西根河区(Mi-Chigan Lake District)而去纽约州(New York State。)我想我是回家去死的。”他说话时,神色非常苦痛。我问他为什么这样痛苦。他回答说,“唉,我未曾带领我班中任何人归向基督,我深感我损害了她们,过于帮助了她们。”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话,我不能不思想。停了一会,我说,“或者你去,将你的感觉告诉她们。倘若你愿意去,我愿用车相陪。”

 

“他同意,我们就此出发。这是我生平最愉快的旅行。我们先到一位姑娘的家里,请她出来,而后教员向她谈起她灵魂的问题。再也没有嬉笑了!隔了不久,眼泪满眶。他指示她生命的路,建议一同祷告。他请我祷告。真的,我一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:求神立刻就地拯救一个年轻姑娘。无论如何,我们祷告了,神也垂听了我们的祷告。

 

“我们再往别家。他爬到楼上,已经呼吸困难,他告诉这些姑娘,他来访问的目的。不久她们也软化,起来寻求救恩。当他精疲力尽时,我就送他回家。第二天我们再出去。十天后他到我的店里来,真是满面荣光。他说,”慕迪弟兄,我班里最后的一位,也已经降服了基督。”我告诉你,我们一同欢喜快乐。

 

“第二个晚间,他就要启程。所以我在当晚召集那一班姑娘。一同祷告。就在那里,神在我的心里点起了一把火,这火燃烧不灭。我最高的欲望,是做一个成功的商人;假若我早晓得,这次聚会要夺去我的欲望,我恐怕不会赴会的。

 

“多少次,我为着那次聚会来感谢神!那位奄奄待毙的教员,坐在中间,对她们讲话,诵读约翰福音第十四章。我们试试唱“福哉以爱联系,”随后一同跪下祷告。我刚要起来,班中有一位姑娘开声为她病重的教员祷告,于是第二个祷告,再一个祷告。我们起来时,全班都祷告过了。我出去,自言自语,“哦,神,我宁可死,也不愿失落这晚所得的福分!”

 

“第二晚,我往车站送行。车将要开行,班内有一位姑娘来了。不久全班不约而同的到齐了。哦,何等的聚会!我们试试唱歌,但都泣不成声。我们最后看见那位病重殆危的教师站在末节车上,向天举起手指,嘱咐我们在天相会。

 

“我完全不晓得,这件事要我牺牲多少。我无法再继续经营,买卖对我已经失去吸引。我已尝到另一世界,无心再赚钱。此后数日,我一生最大的挣扎发生了。我是否应当放弃职业,完全出来做主的工?神帮助我有正确的定规,我从来不后悔我的拣选。哦,带领人脱离今世的黑暗,进入福音的荣光和自由中,这件事是何等的豪富!”

 

以爱为旗在我以上(歌2∶4)

 

自从慕迪决意放弃职业后,他就专心以传道祈祷为事。人称他作“疯狂慕迪,”但他毫不介意。他宁肯将自己的生命烧尽,也不愿任其朽腐。那件有趣的轶事,就是发生在那个时期。某晚他回家时,看见有一个人靠在电灯杆子上。他上去,按手在他的肩膀上,问说,“你是基督徒么?”

 

那人勃然发怒,握拳要打慕迪到水沟里去。慕迪道歉说,“我若得罪了你,请你原谅我。但是我以为我并没有问错。”那人咆哮的回答,“管你自己的事!”慕迪说,“这就是我的事呀!”隔了三个月,在一个寒冷的清晨,有人叩慕迪的门。他开门一看,就是那位咒骂他的朋友。那人告诉他说,“自从那晚起,我一直不得平安。你的话萦扰我心,使我烦恼。昨晚我没有办法睡觉,我想还是来请你同我祷告。”那位朋友接受了基督,当时就问说,“我能为祂做什么呢?”他开始教主日学校。内战发生,他从军作战丧命,但却留下美好的见证。

 

他不停息的工作,到处奔跑,“大聚会,大工作。”忙到一个地步,几乎一天之中,没有五分钟安静等候,所有讲道完全是临时应付的。慕迪自己承认在那些年间,他“有热心,却少知识。”不过,他也说,“这种人比只有知识而无热心的人,还是更有希望。”可是无论如何,这个黑点逐渐展开,直到一八六七年,他发觉阴翳巳经笼罩了他的生命。人总是想用自己的努力,来弥补失去的异象。但是慕迪越发加紧工作,越是闷闷不乐。

 

那年他访问英国,切望借着与神所大用的儿女接触,心灵可以得到苏醒。他虽然得着一些帮助,但是那些帮助都不够扭转他的生命。在爱尔兰偶遇“孩儿传道”慕尔好(Henry Moorehouse)。他自作介绍后,告诉慕迪,他想去芝加哥讲道。这件事产生一个很重要的后果。慕迪自己这样说,“我看看他,他是个无须少年,看来不足十七岁。我自忖,他怎能讲道呢?他要我告诉他,搭乘何船返美,因为他喜欢与我同去。我认为他不会讲道,所以未曾通知他。不料我回芝加哥仅仅数周,就接到他的来信说,已抵美国,若我要他,他愿意来芝加哥,代我讲道。我坐下回他一封非常冷淡的信,大意是说,你若西来,请来找我。我想这样就可结束这事。岂知不久又接来信说,他尚未离美,假如我要他,他愿意前来。我回信仍旧说,你若有事来西部,请勿忘访我。隔未数日,再接来信说,下个礼拜四,他要来芝加哥。我真不知该如何处置他。我断定他不会讲道。礼拜四,礼拜五,我要出城,所以我对教会里几个负责人说,“有人礼拜四,礼拜五来此,他要讲道。我不知道他是否会讲。你们不妨给他试试,我礼拜天就返回。”他们说,“近来教会情形良好,人心饥渴。这时请一位不相识的人讲道,恐怕不只无益,反而有害。”他们认为不请为上。我还是告诉他们,你们不妨试试他,让他讲两个晚上。最后他们同意给他讲道。

 

“我在礼拜六早晨回来,急忙要知道情形如何。一进屋子,就问妻子,“那个年轻的爱尔兰人怎样?人喜欢听他么?”妻子答说,“他们非常喜欢”“你有听么?”“有。”“你喜欢听么?”“是的,十分喜欢。他连着两篇道,都讲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。他的讲法虽然与你的稍有出入,但是我想你会喜欢他的。”“怎么呢?”“他告诉罪人,神是爱他们的。”我说,“那他一定错了。”她说,“我想你自己听他之后,会同意他的,因为他所讲的一切,都用神的话来证明。你以为,人和你讲得不同,他就一定是错的么?”

 

“那晚,我去聚会,看见人人都带着自己的圣经。慕尔好开始就说,“我的朋友们,你们只要翻到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,就可以找到我的经题。”他根据那节圣经,讲了一篇非常的道,他并不分一,二,三,四,乃是全节合起来讲的。他从创世记,直到启示录,证明神怎样在历世历代,爱这个世界。神先差遣先知,列祖,和先圣警告他们,最后又差遣了祂的儿子。就是人杀了祂的儿子,祂还差遣圣灵来。直到那个时刻,我从来不晓得神是这样的爱我们。我的心开始溶化,眼泪不禁涌流。好象是听到远方新闻似的,我完全吸收进去。

 

“次晚,许多人聚集,因为人喜欢听说神是爱他们的。他说,“我的朋友们,你们如果找出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,就找到了我的经题。”他根据那节奇妙的圣经,又传了一篇卓绝的道。他再从创世记直到启示录,证明神的爱。他能翻阅圣经的任何一处,来证明神的爱。我想那篇道比上一篇更好,他击着了更高的音弦,在我的心中感觉甜美。

 

“又一晚,本来在芝加哥城里,要人在礼拜一晚上来赴会是相当艰难的,可是他们都来了。妇女放下她们的洗涤,或者快快洗完,就带着她们的圣经来聚会。他又说,“我的朋友们,若是你们看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,你们就找到了我的经题。”他再一次根据圣经,证明神是爱我们的。他简直把神的爱打入我们的心。从此以后,我不再怀疑神的爱。

 

“我时常传说,神在罪人背后,提起两刃利剑,预备劈杀人。我已经将这些思想全数抛弃了。现在我传讲神在罪人背后,满了慈爱,可惜人竟然逃避神的爱。

 

“礼拜二晚上来了。我们想那节圣经必定巳经讲尽,他要用别的经文了。不料他又根据那节奇妙的经文,讲出第六篇的道。反得永生——不是等到死后才得,是现在在这里就得。时隔数载,而听众不忘那天所讲的。

 

“第七晚,他上了讲台。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。大家急切想知道,他今晚要讲什么。他说,“我的朋友们,我整天要找一节新的经文,但是我不能找到一节圣经,比较旧的更好。所以我们还得回到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去。”根据这节奇妙的经文,他传了第七篇的道。我记得他结束那篇道的时候说,“我的朋友们,我已经花了一礼拜的工夫,试试告诉你们,神是怎样的爱你们,可是我的拙口笨舌,使我不能完成这个使命。如果我能借用雅各的梯子,爬到天上去,问侍立在全能者面前的迦百列,请他告诉我,父是怎样的爱世人,他最多只能说:神爱世人,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,叫一切信祂的,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。”

 

慕迪得了启示。他从未想到圣经是这样丰富的,真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此后他用心查考神的话语。在他晚年的时候,他能见证说,“圣经是我四十年来,地上最亲爱的东西。”

 

圣灵降在你们身上,你们就必得着能力(徒1∶8)

 

一八七一年,在慕迪的生命上,是个重要的转机。他愈过愈觉得自己的不够。他那羡慕属灵的能力,如渴如饥的心,是被坐在他聚会所首排的两位老姊妹所引起的。这两位老姊妹,柯姊妹及雪姊妹(Mrs.Cooke and Mrs.Snow)常来参加聚会。从她们面部的表情,就能看出她们是在祷告。她们看慕迪的看法,使他感觉不安。会后,她们对他说,“我们方才为你祷告。”

 

他反问,“你们为什么不替会众祷告呢?”她们回答说“因为你需要圣灵的能力。”多年后,慕迪见证说,“我需要能力!我想我已经满了能力。在芝加哥城里我的会众最多,而且悔改归主的人也不少。我多少觉得满意。但是就在这里,有几位虔敬的妇女,不住的为我祷告。她们诚恳的告诉我,需要接受圣灵,来完成特别的工作。这使我起始慎重思想。我请她们到我家里,与我谈谈。然后我们跪下祷告。她们倾心吐意在神面前,求神赐我圣灵满。就有一个极大的饥渴来到我的魂间。我不懂这是什么,我开始哭号悲哀,超过往昔,那个饥渴逐渐增加。我实在感觉,我若没有这工作的能力,我不愿再存活。”

 

当他在这种心情的时候,芝加哥发生大火,全城变为平地。大火发生在一八七一年十月八日,将慕迪所用的会所,全都烧毁。他正在传讲基督的生平,已经连续了五个主日晚上。从救主降生在马槽里起,一直讲到主在审判厅里。那个晚上,他自认犯了一生最大的错误。外面传来警钟的响声,救火车飞驶经过会所,但是大家都不在意,因为已经司空见惯了。他讲完了那篇“这样,那称为基督的耶稣,我怎么办祂呢?”就向听众说,“现在我要你们将这个问题带回去,好好思想。下个主日晚上,我愿意你们回来告诉我,你们对祂怎么办。”他后来悲痛的说,“这是何等的错误!当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好象是撒但充满了我的心思。从此以后,我再也不敢给任何听众一星期之久,来思想他们的得救。如果他们灭亡,他们要起来审判我。我记得孙奇(San-Key)弟兄在唱诗。当他唱到下面的词句,他的声音何等震荡,“今日救主呼唤,火速逃往避所;公义风潮强袭,死亡毁灭近迫。”

 

大火并未烧掉他里面的饥渴。他一直在神面前,求神的灵充满他。在一个十一月的晚间,他在纽约一条街上行走。他边走边泣说,“哦,神,你为什么不勉强我时常与你亲近、与你同行呢?拯救我脱离我的自己!完全掌权管理我!将圣灵赐给我!”忽然好象有一阵大风吹入充满了他的心,使他心旷神怡。他喜出魂外,必须找一个安静地方,单独与神交通。他知道附近住着一位朋友,可以借给他一间房屋。此后的数小时,神圣得不可言传,他也很少题起。他只说“一日,在纽约城里。哦,这是一个何等的日子,我不能述说,我很少题起。这似乎是个太圣洁的经验,连题名都不可。保罗有一个经历,十四年之久他从未题起。我只能这样说,神将祂自己启示给我。我经历祂的爱到一个地步,甚至我只得求祂停止祂的手。此后我再去讲道。所讲的并无特别,我没有摆出什么新的真理,可是人却成群成百的悔改。即便给我全世界,我也不愿回到从前未得这有福经验之前的光景去;世界好象不过是天秤上的一粒微尘而已。”

 

倒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神(罗6∶13)

 

一八七二年,慕迪觉得有引导,第二次访问英国。那次访问的主要目的,是盼望赴杜百龄(Dublin Convention)大会,借以增添圣经知识。他完全是存着一个受教的心去的,丝亳没有意思去教导人。可是因此发生了三件重要的事:(一)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得了光照,知道绝对奉献的无限可能;(二)他看见英国已经准备好了(指复兴而言;)(三)有几位在英国的朋文看出慕迪也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

在大会进行中间,某日清晨,有些弟兄们聚集在一个广场上,特别祈祷,认罪,和更新的奉献自己。那时有一位范亨利(Henry Varly)弟兄,从他自己的经历里,谦卑的说,“世界在等着看:神在一个完全绝对奉献给祂的人里面,能做什么,要做什么,并要借着他做出什么。”这句话深深感动慕迪,是主借着人的口亲自对他说了话。隔了二日,他回伦敦。当他正在听司布真(Charles H.Spurgeon)讲道的时候,天又一次“惠临他的魂间。”他一面倾听司布真,一面仿佛耳闻范亨利的话说,“世界等着看,神在,能,为,借一个人!”范亨利的意思,是任何人!范亨利并没有说,这个人必须受到高等教育,或者天资聪颖,或者有什么特长!只是一个人就是了!好,因着圣灵住在他里面,他要做这样的一个。忽然在那高耸的楼厢内,他见到从未想到的异象——究竟不是司布真在做那伟大的工作,是神自己做的。倘若神能用司布真弟兄,为何祂不能用我们其他的人呢?我们何不把自己摆在主人的脚前,向祂说,“差遣我!使用我!”那天在楼厢里的人,注意到一个肥胖的青年人,多多流泪哭泣。但他坚持的说,并非因着罪的缘故,乃是他见了三层天上的荣耀。他刚找出一件事,对他十分奇妙。他乐极了,乐极生悲。

 

复兴的火开始燃烧大西洋的两岸。自一八七二年至一八九二年,慕迪的足迹走遍英美各大城。

 

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(传26∶19)

 

早在一八八七年芝加哥的闻人就计划在一八九三年举行世界博览会,以记念哥伦布四世纪前发现美洲。那时慕迪立刻起意,要抓住机会,把福音传给千万参观的群众。当他第三次赴英的时候,就预约一些在大西洋彼岸,被神重用的基督徒,将来一同展开福音攻势。因着神的安排,慕迪得到邀请,去耶路撒冷一趟。在一八九二年春季一天的晚上,他独自在耶路撒冷的街上散步。皎洁的月光照明了狭窄的街道。那时仿佛有一位可亲可爱的主与祂同行对他讲话。他在异象中看见成群结队的群众,离开了热闹的市场,蜂拥到彼得那里,倾听彼得在五旬节所传的赦罪大恩,复活明证和永远生命。他走了很久,心中火热如同焚烧。他想到不久更多的人要聚集在芝加哥大城。末后他哭泣着说,“亲爱的主,我好象是第一次读圣经;在这里读,实在使一切改观。我知道你要我在芝加哥做什么。因着你的恩典,我要去做。”

 

数日后,他遭遇一些事,使他所得的异象受到严重的试验。他的朋友司布真,已在一八九二年正月间,被召归天。这个损失,一直压在他的心头。某晚,司布真夫人淌着眼泪,把司布真生前所注的圣经送给慕迪。她说,“这是司布真自己的圣经,请你收下吧。我知道他一定喜欢给你的。”热泪遮蔽了慕迪的视线。当他回到伦敦寓所的时候,突然间他感觉自己十分衰老,好象生命的火快要熄灭了。司布真已经先他而去。这个世界何等虚空。

 

一二天内,他怀具戒心,觉得自己用力过分,身体有不支之感。朋友们都劝他,给医生诊视一下。那位专家真是值得可怕,坚持的说:慕迪必须减轻工作,他的心房已经受到严重影响。他现在已达五十五高龄,怎可这样劳苦。他若盼望继续活着,就必须好好保养。所以,在伦敦开会的最后日子,慕迪忍痛决定放弃芝加哥博览会的大布道。假如他能年轻二十年,那……但是神的工作从不受阻,老人衰秃,就有新人接替。

 

十一月间,慕迪搭乘德轮斯比利(S.S.Spree)返美,搭客共七百五十人。行到第三日,船上主要的曲柄轴忽然炸裂,船身渐渐下沉。慕迪见证说,“在那黑夜就是发生意外的第一夜,我记起自己怎样因着伦敦医生的劝告,决定回家后要减少工作;决心放弃博览会的计划。砰然一响……世上没有人知道我在那些时候所经历的一切。……我所亲爱的人!我的学校!于是我祷告,“哦,神,倘若你留我的性命,带领我回到美国,我愿意重返芝加哥,抓住这个世界博览会的机会,用你所赐给我的全部能力,来传扬福音。”当所有希望殆绝的时候,忽然有一艘湖伦(S.S.Hurron)轮遥见讯号,驶近营救。

 

慕迪摹仿使徒的战略,特别注重祈祷。全世界的人都逐日为他代祷。甚至在博览会大布道时期,有些日子分别出来,专为认罪祈祷。祷告的时候用各种方言,有英语,瑞典语,德语等不同语言,正如五旬节的光景。布道大会自五月初起,一直继续到十月底博览会结束的时候。所应用的各式会场,共有八十余处。无数的基督徒同心协力在这个工作上。主日听众达三四万人,平日晚间亦有数千人。蒙恩得救的人,以千数计。

 

在一个深夜,十一月一日的清晨,世界博览会已成历史陈迹。同工们开完末次会议,相继离散,慕迪独自回到房内。身体十分疲倦,然而心中却有诗歌。他跪在床边,朗声哭号说,“哦,我亲爱的主,经过了这些奇妙的日子,我实在感激你,不准我违背那天上的异象!我感谢你!叫船破裂!古老的福音丝毫未曾失去它的能力!也永远不会消失。亲爱的主!我今晚能像西面那样说,“如今可以照你的话,释放仆人安然去世,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荣耀!”

 

死阿,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(林前15∶55)

 

一八九九年十一月中旬,慕迪赴凯萨斯城(Kansas City)领会。那个礼堂可容一万五千人。开会的主日,两次聚会,不只里面坐得满满,外面还有数千人无法进入。慕迪带着病体,竭力传扬福音。他的声音达到礼堂的每一角落,似乎毫不费力。他已不能行走,但他仍能每日两次站在大众面前传福音。到了礼拜四晚上,他讲他生平最后一篇的道,题目是“推辞。”他引用路加福音十四章十六至二十四节的比喻。他这样结束,“假定我们今晚将那个推辞写出来,读看是否好听,“上达天上君王:当我一八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,坐在凯萨斯城大会礼堂之时,从你仆人那里,接获一张恳切的请帖,邀我赴你独生儿子的婚筵。请你准我辞了。”少年人,你肯签名在上面么?年老的母亲,你肯么?你肯进前来,从记者桌上,领取一枝笔,而签你的名在这个推辞上么?你要说,“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,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,也不愿签名。”我怀疑这里会有人签这样的字。你要忽视神的邀请么?我求你不可轻视。这是一位可爱的神,邀你去赴筵,神是轻慢不得的。你可以玩弄闪烁的电光,你可以玩忽瘟疫疾病,你切不可玩笑神。让我另写一封复函,“上达天上君王:当我一八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,列席凯萨斯城大会礼堂之时,从你仆人那里,接获恳切请帖,邀我赴你独生儿子喜宴,我立即奉覆,因着神的恩典我必前来。”谁要签名在上面?这里有谁要签他的名?没有人说,“因着神的恩典,现在我接受这个邀请”么?但愿神现在带领你有正当的决断。你若要见神的国,就必须断定。对于这个邀请,你要怎么办?我奉我主人的名,将这个请帖送给你;你要接受呢?或是要拒绝呢?望你今晚满有智慧,接受这个邀请。快快定意,决不要离开这个礼堂,直到永远的问题得了圆满的解决。”

 

礼拜五因病无法继续领会,于是设法返北田。至十二月二十二日正午慕迪平安离世。当他弥留之时,他断续的说,“地后退……天向我开启……倘若这是死,何等甜美……这里并无死亡的幽谷。神正在呼唤我,我必须去……这是我的加冕日子。……”

 

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(出3∶2)

 

因着抢救灵魂的热狂,慕迪一生旅行百万余里,向一亿余人传福音,亲自为七十五万罪人祷告。有人问他,有多少人因听他讲道而得救。他回答说,“我完全不知道。感谢神,我也不必知道。我并不保管羔羊的生命册。”

 

有人见证说,“与他在一起不久,我就想到基督,而不再想慕迪。他是这样一个平常的人,连这个我也很快忘记了”。英国独立教派领袖谭尔博士(Dr.Dale)用二十四天的工夫,在各种聚会里,详细观察他,盼望能探悉他能力的秘诀。最后告诉慕迪说,这工作极明显是出于神的,因为他实在看不出慕迪本身和慕迪所做的工有什么关系。慕迪愉快的笑着回答,“哦,谭尔博士,倘若你找出有关系,我要感觉十分难受。”

 

陶雷(Dr.R.A.Torrey)说,“慕迪能力的源头,不在他里面,乃在神里面。”他认清这一点,并且时常这样见证,这成了慕迪能力的秘诀。当他在纽约竞赛场领会的时候,他用摩西所见的荆棘异象,来答复这个问题,‘神拣选了世上软弱的,叫那强壮的羞愧,——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’。让我们俯伏在灰尘里,把所有的荣耀归给神!当神在埃及施行拯救的时候,他未曾遣派大军。倘若是我们,就必定遣派大军,或者差遣一个雄辩家!可是神差遣一个避居旷野四十年之久,拙口笨舌的人。神所需要的是软弱!在神的率领下,决不嫌小。神要我们向祂求讨大事。祷告吧,‘哦,神,赐我圣灵!’”

 

另一方面,慕迪在一切之上,追求做一个完全绝对降服神的人。那次他听到从澳洲来的弟兄说,“世界在等着看:神在一个完全绝对奉献给祂的人里面,要做什么”的时候,他当场就答应神,因着神的恩典,他愿意做这样的人。从此以后,慕迪把这个挑战当作他的座右铭,四十年之久要证明给世人看,神能做什么。某次慕迪与陶雷在一点程序上发生争执,慕迪回顾陶雷说,“陶雷,在一切之上,我要遵行神的旨意……倘若信是神要我跳出窗外,我立刻就跳。”陶雷告诉我们,他相信慕迪这样说,是认真的。并且他又附带的说,“慕迪弟兄在绝对顺服神这件事上,丝毫不苟且;他是一个完全绝对降服的人。你我若盼望被神使用,就必须做完全绝对降服的人。”

 

“摩西说:我要过去看这大异象,这荆棘为何没有烧坏呢?”(出3∶3)全世界都转身观看慕迪——一个平凡的人,交在神的手中,被圣灵充满,完全绝对顺服神,结果被神的爱烧着,烧得透亮,遍照了大西洋两岸。这是神的作为,在世人眼中看为希奇,让我们俯伏敬拜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